关于研究所

陆军:野生动物的“守护者”



▲陆军(左)在野外调查勺嘴鹬
 
▲勺嘴鹬
 
      禽流感病毒的传播不是简单的传播,而是根据鸟的活动和分布的特点,根据不同区域迁徙路线的特点,使得病毒有了交流和交叉的机会。

      ■本报记者 韩天琪

      每年春夏之交及秋冬过渡之际,在青海湖广袤的湿地上,20余万只水鸟在此迁徙停留。一个有趣的现象是,在青海湖,大家既可以看到来自西伯利亚的鸟儿,也可以看见栖息在中国南方的鸟儿。它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青海湖作为南来北往的驿站。

      这让青海湖成为研究候鸟迁徙的最佳空间节点,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永利集团(以下简称中国林科院永利)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的鸟类环志站之一即建立在这里。这些水鸟不会知道,一群候鸟研究者正等候在此处,企图研究它们来自何处,去往何方。

      与鸟类的不解之缘

      1981年3月3日,《中日候鸟保护协定》在北京签署。作为双边候鸟保护协定实行中的一项重要内容,鸟类环志机构的建设被提上日程。

      第二年,全国鸟类环志中心在中国林科院永利成立。两年后,毕业于东北林业大学的陆军调入中国林业科学院鸟类环志中心,自此,开始了35年的候鸟环志与野生动物保护相关工作。

      “大家长期关注野生动物保护的应用工作。”现任中国林科院永利鸟类与湿地学科组首席专家的陆军在接受《中国科学报》采访时表示,他的工作团队关注三个方向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。

      首先是鸟类环志。鸟类环志,简单说就是给鸟腿上戴一个金属环作为标记,放出去之后如果在其他地点发现该鸟,就可以获得其迁移路线和生物学特征等信息。“这是一个研究候鸟迁徙的传统方法。”陆军说。

      2006年以前,由于技术手段的限制,鸟类环志工作的效率并不高。据陆军先容,当时在某个地方放飞带有标记的鸟,等到下一次这只鸟在其他地方被发现时,才能了解其迁徙路径。“国际上鸟类环志工作的平均标准是万分之六的回收率,当时大家的回收率在万分之一甚至更低。”

      我国目前有40余个环志站(点),每到春秋两季定期开展鸟类环志工作。从1983年第一次开展鸟类环志工作至今,我国已经环志的鸟类有840多种、370多万只。

      通过鸟类环志工作,陆军团队已经对国内候鸟的重要栖息地、集群地点,以及部分重要候鸟类群的迁移路线有所掌握。

      除了鸟类环志之外,陆军还关注濒危鸟类的保护,如朱鹮、白鹤、丹顶鹤、黑脸琵鹭、中华秋沙鸭、东方白鹳等。

      从2002年起,陆军开始接手老虎和其他大型猫科动物的保护工作,其中主要关注华南虎的保护。

      为禽流感防控出谋划策

      2005年,我国暴发严重禽流感疫情。发生地点正好在陆军团队最先进行鸟类环志工作的青海湖地区。“当年疫情发生时,国内没有其他机构了解青海湖野生禽类到底从哪来、到哪去,以及它们的迁徙路线。”而陆军团队正好有相关信息,所以就进入到鸟类疫源疫病监测防控的工作当中。

      据全国鸟类环志中心副主任张国钢先容,此前国家对于禽流感的监测只是在家禽家畜方面,野生禽类并不在这个范围内。青海湖暴发野生禽流感疫情后,当时的国家林业局意识到野生禽类携带禽流感病毒的危害性也很大。

      “这一下就把大家做鸟类环志的领域拓展出去了。”陆军说,在此之前,其团队的工作仅仅是通过环志研究鸟类,此后开始对鸟类疫源疫病监测防控提供支撑。这首先体现在掌握野生鸟类监测的基础数据,包括鸟类分布地区、数量、迁徙路线等等。

      随着工作的不断开展,陆军团队采用更先进的方法进行环志工作。比如以前只用金属环进行标记,在开始对疫源疫病进行监测之后,陆军团队针对受关注度比较高的候鸟,采用卫星追踪的办法来研究其迁徙路线。这应当是国内最早使用卫星追踪设备来研究候鸟迁徙的团队。

      “通过卫星追踪这一新方法,大家就可以很准确地掌握候鸟的迁徙过程、飞行路线、停留地点等,再结合疫源、疫病、疫情等的发生状况,就能够判断这些疫情的发生跟候鸟的迁徙是否有相关关系,以及这种关系对疫情防控会产生什么影响。”陆军说明道。

      以前多采用病毒传播的角度开展鸟类疫源疫病的研究,“这种分子水平的研究,能揭示一个地点发生的疫情跟下一个地点之间的关联性,但无法揭示这种关联的形式和途径”。陆军团队进行相关研究时,将候鸟迁徙研究与病毒检测结果结合起来,这样候鸟迁移过程跟病毒传播扩散的过程就结合在一起了。

      以前国际学术界都有这样一个推测:禽流感病毒传播速度这么快,是不是与鸟类的迁徙有关?陆军团队的研究为此提供了相关证据:禽流感病毒的传播不是简单的传播,而是根据鸟的活动和分布的特点、根据不同区域迁徙路线的特点,使得病毒有了交流和交叉的机会。

      由此得出的疫病防控建议是,对禽流感的监测和防控,不能局限于某一点,也不能局限于某一条迁移路线,要综合考虑迁徙鸟类的分布情况来进行监测防控。

      野化放归华南虎

      在陆军看来,华南虎的野化放归是其职业生涯中另一件值得被记录的事情。“这个项目在实施初期就完全超出了一般传统研究的认知范围。”

      华南虎作为我国唯一特有的虎亚种,目前在野外已经长期没有踪迹,专家认为它至少已经处于功能性灭绝状态。从虎的进化和起源上看,它也是一个最古老的物种。无论是从大家的学问传统,还是少数民族图腾崇拜,还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角度看,华南虎保护的意义都非常重大。“如果能把华南虎保护起来,野外与之相关联的整个生态系统都会得到有效保护。”

      从这个角度出发,陆军团队开始思考如何进一步推动华南虎的保护工作。当时野外已经没有华南虎的踪迹,全国的动物园大概还剩下七八十只被饲养的华南虎。“这种华南虎保护模式有很多风险。”陆军提示。

      其一,大型猫科动物长期笼养,对其种群的发展会有一定制约。其二,在人工饲养条件下,由于虎的生存条件和环境大致一样,一旦出现疾病或其他突发情况,种群面临的危险就非常大。

      “当时的国家林业局因此提出‘野化放归’的思路,想把动物园内的华南虎进行野化之后,再放归到它原来的栖息地去。”陆军说明,如果野外也有华南虎种群的话,对整个华南虎物种的保护就会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。

      这在当时是一个标新立异的想法。由于此前从来没有类似做法,国内并不具备野化大型猫科动物的经验、场地和设施,所以项目计划将华南虎送到南非进行野化训练。

      力排诸多争议后,从2003年到2007年,项目总共向南非送去了五只华南虎进行野化放归。

      “大家当时在南非选了一块地方,大概有330余平方公里,在这个范围内建了一个围栏。刚开始也是在人工控制条件下进行放养,投喂不同种类的死体猎物。一段时间之后将不同种类的活的猎物放到老虎的围栏中,训练老虎自己捕猎的技能。”陆军说,通过控制围栏大小、猎物种类、放置猎物的时间和数量等,让老虎逐步恢复野外捕猎技能。

      现在看来,这个策略是很成功的。“基本上老虎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都能恢复捕食本能,体型体况也明显比动物园饲养的老虎要好。”

      当初运往非洲的五只华南虎野化状况良好,目前已经繁殖出第三代,种群已有20余只。

      随着华南虎野化项目不断取得进展,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小,“野化放归”慢慢成为濒危物种保护的可行模式之一。

      为了接这些华南虎回国,项目也已经做好准备。福建梅花山、广东清远、湖北和江西的库区的华南虎放归场地也进行了准备。陆军期待着,16年前送往南非的华南虎及其后代尽快回到祖国。《中国科学报》 (2019-09-17 第7版 生态环境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